第八百七十五章、皆大欢喜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看着众多学子犹豫不决的目光,严格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平静地问道:“尔等知道西县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西县多少人与西县平安有什么关系?”陈实一脸不解,茫然问题。

    其它的一些学子也点点头,纷纷望着严格。

    严格摇摇头,扫视这些学子一眼,沉声说道:“当然有关系,战乱地方百姓躲避逃难。安全的地方自然成为逃难求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受教。”陈实一张脸顿时变成猪肝色,还好他知道自己不足所在,马上承认,同时恭恭敬敬一礼。

    其它学子也纷纷点头,恭恭敬敬一礼:“吾等受教。”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。”严格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,点点头,一边抚须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黄东恭恭敬敬一礼,刚才陈实闹了一个笑话,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:“夫子,请问西县目前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严格满意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:“西县差不多二十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。”黄东嘴巴张得极大,仿佛能够放进两个鸭蛋。

    张亮仿佛被雷击不一样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夫子,西县比一个州的人口还要多?”

    其它人表情也好不了多少,个个石化,差不多变成了塑像了。

    这个太震惊了,万万没有料到西县竟然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严格极其满意这些人的表情,以不可置疑的语气回答。

    张亮艰难吞了吞口水,犹豫几下拱手一礼:“夫子,西县原来有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保安团攻下西县之前,人口不到两万。”严格说话虽然平常,但是有心人能够听出他的充满自豪语气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张亮的眼睛再次瞪大,感觉全身颤抖不已:“夫子,赵家庄用了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不到半年。”严格一边抚须,一边悠悠回答。

    众多学子想了想,点点头,西县大约是那个时间攻下的。

    张亮兴奋之后,想起一件事情,顿时冷静下来,拱手一礼问道:“夫子,这些人哪里来的人,他们为何要来到西县呢?”

    其实的学子也一时想到这个问题,满是疑问的目光望着严格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,他们肯定不是无缘无故来到西县。其中有两点原因。其一,胡人境内的人听说金堂县是人间天堂,就想到金堂县去,可是他们来到西县,发现不错,干脆在西县安家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这个好像与成都来赵家庄大同小异,不知第二点是什么原因呢?”张亮看到赵家庄赵家庄镇外地来人,倒也好理解,对于第二点兴趣盎然,急切地拱手一礼问道。

    严格一边走,一边抚须说道:“第二点乃是胡人有意为之?”

    “夫子,胡人有意为之,难道是胡人那里汉人太多了,想把汉人驱赶过来。”听到严格的话,张亮感觉一头雾水,说出了自己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学子虽然没有说话,他纷纷点头,觉得此话确实可行。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严格摇摇头,叹了口气,“他们汉人还没有多到不能容纳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张亮感觉更加莫名其妙,心里一片茫然:“夫子,那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“胡人驱逐汉人,完全没有好心。他们驱赶过来的,全部都是老弱妇襦,几乎没有一个成年男子。”严格即使温文儒雅,此时也是两眼喷火。

    张亮顿时跳了起来,双手狠狠地一挥,脚狠狠地向着旁边一边小石踢去,完全把小石当成了胡人。

    他大声吼叫起来:“胡人实在可恶,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其它的学子也学着张亮,慷慨激昂,手脚拼命挥舞,恨不得马上上战场与胡人拼杀一番,除了心里这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汉人在胡人哪里地位本来就低,乃是三等人,甚至不如原来的西夏人。”严格眼里依然是怒火,右手捏成了拳头,狠狠地挥舞几下,“更重要原因就是,他们把几万老弱妇襦驱赶过来,想冲垮赵家庄实力,败坏赵家庄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胡人如此做,为何能够冲垮赵家庄实力,还败坏赵家庄的名声?”张亮看了看其它学子,发现他们也是一脸茫然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果然是书生,对于官场难以了解,严格心里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其实严格原来比这些学子也好不了多少,不过他现在有赵家庄那种内部参考资料,眼界不知不觉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齿,恨恨地说道:“他们把这些老弱妇襦身上钱物搜刮得一干二净,如果赵家庄不救济他们,必然要落得一个漠视民生的臭名。如果要救济他们,几万张嘴巴,可以把西县冲垮,因为当时西县保安团正在与胡人交战,如果要要从内地运输过去,偏偏又是难于上青天的蜀道,等到粮食到达之际,几万难民已经饿死大半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里,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子,如此如此歹毒,那么,那么赵家庄是如何解决的呢?”他上下牙齿相击,艰难吞了吞口水,才最终把心里想法吐出。

    其实学子听到这里,有的眼睛腥红,有的怒发冲冠,有的哀声叹气,有的捶打自己大腿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料到,胡人不但凶残,而且阴险歹毒。

    严格眼里闪烁着精光,口里发出冷笑:“胡人此招极其歹毒,还是被小圣人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小圣人是如何解决这个左右为难的难题的?”张亮兴奋之余,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法子,只好问道。

    其它学子此时也冷静下来,大脑停止思考,纷纷把目光聚集在严格身上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